合同首页 律师介绍 联系我们
北京知名合同律师网
合同首页 法律动态 合同实务 案例探讨 法律法规 知识产权 合同范本 留言咨询
全站检索  
合同律师 | 房产律师 | 建筑工程律师



     
律师介绍  
    北京知名合同律师网,律师团队成员均毕业于国内外知名法学院校,具有法学硕士学位,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大型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本律师行的各位律师至今已有数年的工作经验,有着深……【详细阅读
推荐文章  
购销合同财产保险等一系列经济合同的
实习期间难获劳动法保护
工伤赔偿有前提 劳动关系是关键
北京市基本养老保险规定
没有劳动合同怎样证明存在劳动关系?
劳动仲裁多长时间出结果?
调解书双方签收了就一定生效了吗?
劳动争议案件应由哪个法院管?
《劳动合同法》实用必备知识
友情链接  
杭州律师事务所
   您的位置:首页 ->法律动态
王建:中国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共有 807 位读者     发表日期:2012年2月26日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关键词:北京合同律师  中国经济  不容乐观

王建:我和会议主办方说我不懂金融,讲不了金融,但题目得加“金融”这个字,否则和会议不一样了,但我讲的恐怕主要是宏观形势方面多一些。

  咱们这个会叫“金融谋变:后危机时代逆势转型”,我觉得我们不能理解为危机以后,后危机时代是不是危机以后呢?我始终不同意这个看法。2007年以后我一直坚持说这场危机没有过去,2009年美国的复苏是短暂的,我在之后曾经说过,2009年没有问题,2010年也没有问题,2011年开始有问题,2011年什么时候有问题呢?7月份有问题。去年底我在中证报年终专稿里讲得很清楚,中国经济三年下行,世界经济同样也是。到2013年西方国家的危机,就是美国、欧洲他们的危机是最深重的,那时候可能是中国经济才能够触到最底部。2011年7月以后,美国的次贷危机会再度爆发。我觉得今年以来世界经济、美国经济的表现实际上印证了我所说的情况,我觉得我还是说对了。有人说你为什么老是说不好?包括一些外国朋友来,前两天朋友到我那里去,说“我们认为王建先生是中国学者里对形势看法最悲观的”。我说人看问题,形势不是说你把它说成悲观的,而是说我们的思想要尽量地贴近实际。如果这个实际是个不太好的趋势,如果你要是看不到,你尽看到好的那方面,甚至过大地放大了好的方面,就没有危机感,就没有预警机制,最后栽跟头的还是自己。所以,思想符合客观实际。实际是什么样的?我们能够认识到它,通过纷纭复杂的这些现象,通过现象看本质,我们能够把握未来的发展方向。

  我之所以拉拉杂杂说这么多,就是说我又要说不好,我今天还是要说不好,特别对于我们银行业要高度关注这些不好的情况,这些不好的情况现在暴露的苗头越来越多,不是一两个数据,而是一组一组的数据在说明中国经济朝着发生大问题的方向在走。世界经济讲一点,但不是讲很多,主要讲讲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我讲这个数据有的可能是我们金融机构,像券商、基金或银行业研究部门的朋友不见得特别关注的。

  第一,投资方面的表现,投资需求的变化。

  我讲的投资需求和现在一般统计局说的,和大家讨论最多的投资不是一个投资,我所关注的是施工项目总投资,施工项目总投资它代表的是一个现实存量的投资需求。因为我们一般所讲的投资是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是一个投资指标,但它应该说是一个投资的滞后指标,因为当把这个数据报出来的时候,这个投资需求已经不存在了。或者说,我更倾向于把它看成是一个供给增长的指标,因为在固定资产投资当中,有6成是要转变为新增固定资产的。所以我们在看到投资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生产能力的高速增长,而是一个投资需求在大量消失的过程。

  我们看现实存在的投资需求应该看施工项目总投资,这是一个存量的投资需求。前十个月,如果看投资额24.9%,增长的很快,但是你要看施工项目总投资是多少呢?它的增长只有19.8%,如果扣掉同期6.8%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实际投资增长是多少呢?就只有12%了。这个下降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剧烈的收缩。因为在去年前十个月,我们扣掉投资价格指数以后,实际的施工项目总投资的增长率是22%,从22%收缩到今年前十个月的12%,它掉了10个百分点。可以说这个收缩是非常剧烈的收缩,10个百分点的收缩,它比GDP的增长率就仅仅高出2、3个百分点这么多了。

  我还关注一个指标,我看很多的分析学者或机构说的也比较少,叫做“新开工住宅面积”。我们政府从事房地产调控已经有两年了,到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房地产价格的拐点开始下降。但是另一个方面,新开工住宅面积的增长率大幅度降下来了,降到多少呢?今年头十个月降到5.2,其中10月当月降了21%,也就是说它主要是在7月、8月以后新开工的住宅面积在明显下降。我们还关注到今年是政府在上保障房的年代,住建部说我们前一阶段的保障房已经开了,开了一千万套,这一千万套是多少呢?如果按60平米/套房子的话那就是6亿平米,也就是说今年新开工的住宅面积当中有6亿平米是政府的保障房。那么到今年前十个月新开工的住宅面积是多少?12亿平米,保障房就占了6亿平米。如果把这个因素剔除掉的话,前十个月新开工的住宅面积负增长是负52%,住宅房地产在大幅度萎缩。我不是反对房地产调控,房地产调控非常有必要,这么高的房价对中国人来说是撑不住的,是不公平的。房地产泡沫如果这么继续下去,对金融业、房地产业本身不是一个特别健康的发展势头。

  我主要讲的是商品住宅的投资,比如2010年是3.9万亿,2010年商品房的销售面积是4.9万亿,它既是一个投资的大头,也是一个消费的大头,如果把它压下去的时候,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投资也要掉下去。现在我们看到投资的增长相当的一块还不是经济发展本身的企业性质的投资,如果我们把企业性质的投资单独考察,就是刚才我所讲的房地产投资,就是新开工的住宅面积已经大幅度地出现了负增长。这是我们在投资领域里应该关注到的一个情况。

  另一个是我比较关注的,我们讲你要研究形势除了投资之外就要考虑出口需求。出口需求在前十个月增长了22%,这22%我们要注意的是什么呢?一是今年在外界压力下人民币的升值速度很快,全年有可能升值6%,但到10月底有可能到4.6%;二是美国不断放出货币,所以全球通胀形势愈演愈烈,愈演愈烈的通胀形势就使中国出口价格指数上升的很快。今年是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增长率很高的时候,增长率就没有那么高了,前十个月的价格增长指数是9.9%,再把前十个月人民币升值的4.6%扣掉,这22%里有多少呢?实际出口就只有6%。实际出口6%就已经大大低于前三个季度9.3%的GDP的增长率了,出口对经济增长已经不是一个强劲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需求,它已经没有给中国经济增长提供持续的,像过去那样的动力了。

  现在出口的22%和过去不同,和过去百分之二十几不一样,过去扣掉通胀指数和汇率指数以后,它是这样的情况,2011年的出口增长率是31%,可是2010年如果我们要剔除通胀因素和汇率因素呢?去年的实际出口增长率是23%,去年实际出口增长率大大高于经济增长率,实际出口增长率是剔除掉了价格因素的,所以你做比较的时候也应该把出口方面的汇率、出口因素剔除掉才能看得清楚,出口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动力还是其它的情况。所以我们说,从出口来看,实际的出口增长从2010年的23%已经下降到了现在的只有6%,它是不是也是一个强烈的收缩呢?投资是强烈收缩,出口又是个强烈收缩,而投资和出口一直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

  现在我们还可以看看第三个方面,就是消费需求。消费需求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增长最快的需求,如果我们把2008年以来三大需求增长率和以前做一个比较的话,比如和“十五”时期或2008年以前的五年做一个比较的话,出口的增长率,2008年—2010年这三年当中它和过去比提高了4.5%百分点,接近5个百分点,出口的增长率是下降了1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这几年的需求结构变化,应该说消费的增长是最快的,因为毕竟保持了17%、18%的增长速度,过去一直是12%、13%,顶多到15%就相当不错了,这两年老是在17%、18%的水平。为什么会这么高?我觉得其中的原因是这两年的农产品涨价,大幅度地涨,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讲城乡差距拉大,农民的收入赶不上城市的收入。但去年城市人均纯收入增长是7.8%(扣除价格的实际增长),农村是10.9%。今年前九个月农民纯收入增长(扣掉价格)是13.6%,城市还是7.8%。农产品大幅度上涨是通过价格形式分配城乡收入,它大大提高了农民的收入水平。

  我们知道,中国有九亿农民,农民消费的边际倾向比城市人要高的多,所以农民兄弟口袋里有钱的时候就会多买消费品。中国在历史上始终就是这样,如果说今年是一个农业的丰收年,第二年的消费市场一定好。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农产品的大幅度涨价使农民的收入开始快于城市的时候,它使整个消费品市场出现了繁荣。但反过来它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困扰我们的通胀,由食品推动的结构性的通胀,食品推动的结构性通胀到今天都挥之不去。尽管10月份的CPI价格在5.5%,但食品价格仍然在10%以上运行,虽然上个月掉下来了。政府在去年这个时候下决心把宏观调控的重点转向物价,压抑通胀,通过不断地四次调息和调存准率,收紧信贷等等一系列的货币收紧的操作,终于在6月份以后看到了物价开始下行,反通胀的斗争取得了成果。但当你取得反通胀成果的时候,很快可以看到农产品的价格暴跌。前段时间北京市场大白菜还卖1.2元/斤,到现在卖到0.2元/斤,很多地方报出0.01、0.02元,农民还让你随便拉,都到了这样的程度。通胀已经下去了,但农民收入也跟着掉下去了,如果农民收入跟着掉下去,那么持续这几年的市场繁荣就没有一个支撑。

  消费这几年好是因为农民收入上去了,现在倒转过来的话,什么来支持消费需求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现在面对的形势,投资已经在收缩,而且是剧烈地收缩,出口已经也是在收缩,而且是距离的收缩,都是10个百分点以上的收缩。消费是多少我们还不知道,但是我敢说明年的消费市场不会好,这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三大需求都向下走,我们能说将来形势是很好的吗?说我老说形势不好,这一组组数据表明整个需求在向下,而且是剧烈在向下,我们能说是好吗,能说是很高兴吗。今天都是银行业的朋友,从货币上来说,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情况,去年到10月末M2的增长速度是12.3%,今年就到12.9%了,当然这是政府为了压抑通胀采取的措施,但把广义的货币增长率压到了新千年以来的最低点。

  这么做应该说政府是有根据的,为了抑制通胀当然要进行比价的收缩,但是货币里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当我们收缩了以后,大量的钱从银行体系内跑到银行体系外了,M1和M2之间的关系我也注意到,M1是交易货币,现在看的是M1和M2增速差不多地拉大,去年两者的增速差只有0.7个百分点,但是到这个10月份,M1和M2的价差差距是0.4%、0.5%,大部分的交易量退出去了。你看到广义货币增长量增长快,但狭义货币、交易货币增长慢了,这代表了交易层面的萎缩,从货币和经济层面并不是反映经济的内生性的繁荣,这就是说在趋冷。

  一般来说,M1如果下降的话,存款是应该增长的,因为交易中的货币转变成存款了,经营活动减少了以后,我把经营当中的钱抽出来变存款了。过去你翻一番,每次M1的速度低于M2的时候存款都是增加的。但今年从7月份以后,存款大幅度减少,7月份当月减少了6000亿,如果扣除4000亿的资产新增存款,7月份少增加1万亿,接着到10月份又减了2000亿。这是什么情况?是大量的货币流到银行体系之外去了,到了地下钱庄里面去了。然后就是给这些中小企业贷款,这些中小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因为你实施信贷紧缩、货币政策,他得不到资金,只有到地下钱庄里去融资,然后借高利贷,但我们很多典型材料说明,中小企业承担高利贷也就半年,如果真是半年不行的话,它一定是要死的。

  如果从7月份开始出现高峰,到10月份这一段出现的是资金外流到银行体系之外,地下钱庄猖獗,企业纷纷背上了高利贷的过程,那么我可以预言,这样金融活动的表现一定预示着今年底、明年初一大批中小企业要倒下去,这也是给中国经济往下滑增加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我们不能够说对经济形势看的很乐观。

  还有一点儿时间,我想讲几句。我们经济的下降有制度性的因素,不光是宏观调控的因素,比如说经济周期性波动,政府的宏观调控并不是这样。从中国三十年以前进入到以市场经济为取向的改革以来,我们一直朝着市场经济的道路上走,我们现在要求美国、欧洲、WTO成员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到今天我们的确已经成为配置资源的主体机制,但同时它也带来了一个方面的问题,就是市场经济当中固有的毛病。马克思在《资本论》,在他的许多光辉著作当中分析的资本主义典型的特征,就是由于分配矛盾所导致的生产过剩。马克思早就非常明确地指出,资本主义的生产目的不是为了大众的消费,而是为了实现资本增值。如果对于资本增值这个目标来说,生产力的扩张不能够满足这个资本增值,那么新增的资产能力就是过剩的,新增的产品就是过剩的。

  是不是这样?我们都在国内大学读过很多,还学了一些基本的马克思主义的道理,这些道理不能应用到中国实践当中来分析中国的经济,是这些基本的原理吗?马克思还指出,危机的爆发是一个过程,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危机爆发前首先出现的是平均利润率下降的规律,当平均利润率下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利润率下降至零的时候一定是生产危机爆发的过程,但其中有一个过程就是利润率的下降。

  最近我没有算平均利润率,我算的是利润增长率,利润增长率的下降也一定是,如果利润增长率的下降低于工业增长速度,那就一定利润率要下降。我计算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呢?是2003年—2007年中国扣调价格指数以后,实际利率增长率是30%。2008年—2010年这三年是12%,扣掉价格指数以后是10%,其中2010年是6.6%。大家拿统计局的《统计摘要》和《统计年鉴》算算,我这个数不是自己杜撰出来的。工业速度没有下降的那么多,但工业利润下降的是非常得明显的。工业利润的下降导致的是企业投资的热情没有了,标志着生产过剩在逐渐地加剧。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有社会主义特征,这表明当危机到来的时候,有相当多的国有企业,相当多的地方政府,相当多的地方政府在扩张他的融资平台。2007年非国有融资比例上升为75%,但四万亿的贷款到十五万亿的投资,到2009年的时候,国有投资的比例上升到60%,有人说是“国进民退”,从宏观角度看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是我们的社会主义体制,这样的体制在反危机的时候是有效的。

  还有一方面,政府的开支也在扩大投资,国家财政总支出减掉政府消费以后,在2007年的时候储蓄所占总支出的比例只有关联还是1.2%,在2009年是42.8%,就是说储蓄所占的比重大幅度地上升。在这三年平均当中,新增财政收入有45.5%用到了储蓄方面,这是政府也在扩大投资需求,在保我们的增长必须的需求动力。这是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特征所带来的一个效果,有好的效果,但问题也很严重,就是我们在结构并没有变化,在分配机制并没有变化的基础上,我们通过政府的投资进一步加大了过剩,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了投资再继续高速增长。制造业的投资去年增长是26.8%,今年前十个月增长的是31.8%,刚才我讲的投资额是投资完成额,这个投资完成额代表的是生产力的供给,因为制造业六成以上是转化为新增工业固定资产的,它是要变成产能的。现在我们看到,又再出现产能的释放高峰。我敢预言,明年可能新的产业释放高峰又来了,可能达到33%、34%,又迎来2008年以来新的一轮高的投资。但我们看到的是工业利润的急剧下降,工业生产速度的急剧下降。今年初我们的工业速度还在14.5%,但到了10月份已经到了13.2%。

  我们看到产能释放的曲线和投资增长率在向上扬,工业增长率和工业利润增长率都在下降,表现出来的“剪刀差”,表现出来经济什么样的本质呢?经济增长的越快,经济增长利润率下降越快,这个“剪刀差”越拉大,就表示经济增长的能力在下降。我们面对的这个难题在于我们马上就会面对着这么一个新的生产过剩危机的到来。我们新千年的高速增长始终没有爆发危机,因为国内的生产过剩被国外需求消化掉了,新全球化把你的过剩产品吸纳走了。资本的目的是为了增值,国内过剩我不怕,我变成了美元储备三万亿,2004年四千亿的外汇储备,六年以后变成了三万亿,我实现了价值增值,不管怎么样,我卖出去了,没卖给中国人没关系,我卖给外国人,外国人吸纳了我的需求过剩。这是危机没有爆发。

  但现在美国的危机在加深,欧洲的危机在加深,这个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很长时间我们指不上外需了。那么指不上外需怎么办?就得调结构,就得像“十二五”规划里讲的,通过结构调整转向内需。但现在我们这个工作只做了一点点,基本的结构调整没有展开,这是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

  最后我说一句,危机不可怕,日本、美国、欧洲都没有出路的时候,中国有出路,只要我们进行结构调整。我跟其他学者不一样,他们说中国正在进入低速增长,我写了一篇文章,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增长的“J”型曲线到2014年还会下降,不会还是7%、8%,还会有9%的增长,目前我们的结构不合理,我们调整了这个结构矛盾以后,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

 

以上内容由北京合同律师 提供。

下一篇:刑诉法与律师法规定衔接或可解决律师执业“三难”

推广链接

更多相关:

《“瘦肉精”案件追踪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名册 最新版

四川西充警察被指出警时殴打围观市民


本站声明:
1、本站收集的理论实务文章为研究学习之用,无任何商业目的。因无法联系到著作权人,如著作权人有异议,可来电告知。本站将及时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或以其它方式表示歉意。
2、如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为北京知名合同律师网。
3、鉴于个案的差异及当事人对案情陈述的内容,律师对有关案件的电话、留言咨询解答仅供参考。尽量请携资料当面咨询。
王建律师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13910391373    办公热线:010-57837929
办公传真:010-57837926
网址www.bjhtlawyer.com
邮箱wjlaw148@163.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三层    邮编:100077
北京合同律师 | 北京房产律师 | 建筑工程律师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后台管理 |
办公地址:北京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三层    办公邮编:100077    移动手机:13910391373
办公电话:010-57837929    办公传真:010-57837926    网址:www.bjhtlawyer.com
QQ:     咨询 E-meil:wjlaw148@163.com
ICP备 9070113 号    技术支持:律法互联
相关链接:
杭州律师事务所 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